返回首页

中医保健养生的“三患”

时间:2009-11-26点击:
  

      《吕氏春秋·本生》对“三患”的这一形象的比喻,曾被后人广泛引述:如汉代枚乘的《七发》:“且夫出舆入辇,命曰蹶痿之机;洞房清宫,命曰寒热之媒;皓齿峨眉,命曰伐性之斧;甘脆肥脓,命曰腐肠之药。”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曾作《自戒》诗曰:“出舆入辇,蹶痿之机;洞房清宫,寒热之媒;皓齿峨眉,伐性之斧;甘脆肥脓,腐肠之药。”显然都是由此化裁而来。富贵却不懂养生之道,足以成为病患,还不如贫贱。贫贱之人要获得物质很难,即使想要过度享受,又从哪里得到呢?
  那些富贵者出门就乘车,进门就坐辇,一味追求骄逸享乐,人们称这些车辇是招致委靡不振的关键;对肥肉美酒,一味只求尽力享受,人们称之为腐烂肠胃的食物;对美貌女子,淫靡之音,一贯沉溺淫乐,人们称之为砍伐性命的斧头。

中医养生三患
 


  这三种祸患,都是由富贵招致的。所以古代有不肯富贵的人,是由于重视生命的缘故,这不是为了夸耀轻视富贵的虚名,而是为了得到养生延寿的实效。那么,上述这些道理就不可不明察了。
  解读:《吕氏春秋》分为许多章节,“本生”是其中一个章节。“本生”就是以生命为本。本文批评富贵之人中的“惑者”,不懂养生之道,为外物所惑,日夜追求声色滋味的享乐,最终就会导致伤害性命的恶果。
  文中把“出则以车,入则以辇”的好逸恶劳比作“招蹶之机”;把恣食“肥肉厚酒”比作“烂肠之食”;把沉溺于“靡曼皓齿,郑卫之音”比作“伐性之斧”。明确指出这是养生的“三患”,而导致这“三患”的原因,正是“富贵之所致也”。发人深思,不可不察。
  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